中新網錫林郭勒4月25日電 題:內蒙古草原上牛羊的“保命”糧倉
  作者:烏瑤 畢力格巴圖
  走進錫林郭勒草原的牧戶家,牧草和飼料已成“標配”。春天已過半,儲草棚里也沒有入冬時那麼滿了。
  “以前牧民沒有儲草、備料的概念,現在牧民甚至都知道牛羊冬春季節補飼草料了。每到秋天就會把過冬的草料儲好,如果自家草場打不夠,還會從別處購買。”錫林郭勒盟畜牧工作站技術人員蘇德斯琴樂呵呵地說。
  錫林郭勒盟位於中國的正北方、內蒙古中部,境內錫林郭勒草原因草場類型齊全、動植物種類繁多等成為世界馳名四大草原之一。錫林郭勒盟可利用優質天然草場面積達18萬多平方公里,牛、馬、羊、駝等草食家畜擁有量位居全國地區級首位,是國家重要的畜產品基地。
  “我走訪過呼倫貝爾、新疆、甘肅等地,發現錫林郭勒盟牧民的儲草意識很強。”內蒙古農業大學教授賈玉山告訴記者,“對於現代草原上的牧民來說,儲草很重要,也應得到重視。”
  “與豬、雞等家牲畜比,牛羊繁殖率低。所以,若飼草儲備不足,遭殃的是能夠繁殖的基礎母畜,這對畜牧業很不好。這不僅影響到牧區的生產生活,對菜籃子工程也會有一定影響。”賈玉山打了個比方,“對於牛羊來說,儲草棚就相當於他們的糧食儲備庫。這就像我們國家的糧食儲備庫一樣,荒年就顯出重要性來了。”
  錫林郭勒盟鑲黃旗包日達蘇布嘎查牧民都日斯哈拉圖告訴記者,他家牛羊的過冬飼草全都是從(邊上的)烏珠穆沁草原買的。“我們這邊旱、草少;烏珠穆沁那邊草好。”他家有一個賬本,清楚記錄出每年用於購買飼草料的費用是越來越多:2003年不買草,只花1237元買了飼料;2013年購買飼料已超過4萬元;買草錢也達到了1.4萬。“當然也有飼草價格上漲和養殖數量增加的因素在裡面。”當地畜牧部門技術人員補充道。
  蘇德斯琴告訴記者:“現在牧民意識高了,飼草儲量也非常多。而且現在國家對牧民的基礎設施建設,如飼草儲備棚和牲畜暖棚等都有補助。”
  烏珠穆沁草原的阿拉騰畢力格年年儲備過冬草,並於去年建起儲草棚,計劃今年再建一個草棚。“有了足夠的飼草,我們過幾天打算把計劃今年出欄的羔羊在狼針草成熟前集中育肥,一是怕成熟狼針草扎壞羔羊皮子;二是育肥後能增收。”
  據錫林郭勒農牧業局提供數據顯示,僅2013年,當地共完成儲草棚建設23.29萬平方米,暖棚建設28萬餘平方米,青貯窖建設近四萬立方米。
  除了牧民以外,不少地方的畜牧服務部門也在儲備抗災飼草。錫林浩特市肉羊繁殖基地是當地農牧業局的下屬單位,除肉羊選育、繁殖、科研之外,抗災飼草儲備也是一項關鍵內容。據瞭解,該基地的飼草儲備工作始於2010年,現已先後建起5座儲草棚,現可集中儲備飼草4000噸。“在2012年冬天罕見大雪災時,錫林浩特市肉羊繁殖基地把儲備牧草低價銷售給錫林浩特市牧民,控制災年草價上漲,解決了牧民的‘燃眉之急’。”錫林浩特農牧業局副局長勤格勒圖如是說。
  “牧區基礎設施建設都好了。現在雪災不會影響牧民正常生產,只是對交通影響特別大。2012年冬天那樣罕見的雪災,要擱在以前,牧戶的羊一個也留不下。”蘇德斯琴欣慰地說。
  “牧民自己沒有大量儲備飼草的能力,那麼作為政府、相關業務部門應該在這方面有所作為相關業務部門應引起高度重視。像在自然災害頻發、生態比較脆弱的牧區,建議政府層面統一建設飼草儲備機構,這是戰略需求。”賈玉山還為記者列出了飼草儲備的三大戰略意義:一是防災、抗災、減災、保障畜牧業穩定發展;二是調解豐、欠年飼草供應、平衡;三是保證災區牧民的生活、生產。
  有腦子活的牧民早就做上了天然牧草的買賣。霍。巴特爾就是一個。他早在1995年就開始牧草儲備和買賣,於2008年建起牧草買賣的牧民合作社,效益很好。“我自己也有家庭牧場。草先緊著合作社內部牧戶的牛羊,多出來的才賣。”
  在去年,一家位於錫林郭勒草原的牧草公司還為自己的草買了保險,這也是全國首份牧草險。“如果牧民老鄉也有這個保障的話,那麼他們災年受損失的風險就更小了。”該公司運營總監李國成如是感慨。
  賈玉山也建議:在飼草儲備能力和儲備形式等方面應再下功夫改進;也希望政府能夠出台有關草運輸和物流的鼓勵措施,以保證草能在災年時及時運送到抗災地點。(完)  (原標題:內蒙古草原上牛羊的“保命”糧倉)
創作者介紹

高考放榜

gf21gfkrp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